第二卷 第三十二章混入

泰宏 沉默的豌豆 1029 字 6天前

默认章节[2]

“王二当家,你别说了!”同王二同桌的男子,见其声声悲切,如杜鹃悲啼,心有不忍,当即起身道。

“嘿嘿!”王二只嘿嘿一笑,便继续道“就你们这怂包样,还妄图仙缘?我呸!”

“王二,都是江湖上混的,我等敬你年长,叫你一声二当家,别给脸不要脸!”在座众人都是走江湖,刀口上过生活的,哪里受的了这般轻辱,当即便有人拍桌子,站起来指着王二鼻子骂道。

“李家小子?不自量力!”王二闻言,眼神轻轻一撇,讥笑道。

“老东西,小爷怕你不成?”话说这李姓青年也是年轻人血气方刚,当众被人侮辱,且能受得了,当即抄起桌上阔刀,三两步杀上前。

“嘭!”

阔刀不过方才闪过一缕寒光,不远处便飞过一柄重锤,击打在阔刀之上。

李姓青年被重锤一击,连连退开三步才卸了这股力气,重锤也无力的落下,重重的砸入地板之中。

“铁锤,你要与我为敌?”李姓青年面色阴晴不定,看着正漫步走过来的壮汉,质问道。

“哈哈!李家小子,收起你那套把式,老子我不惧你!”壮汉爽声笑道,说着两步上前,将锤子提了起来,又接着道“王二哥说的不错,一个个怂包,还敢妄想仙缘,我呸!”

“怕死的!赶快给老子滚的远远的,别耽搁老子的仙缘!”铁锤骂了一嗓子觉得不太过瘾,将两柄铁锤放下,双手插在腰间,拉开了嗓子大吼道。

话说众人被吼了这一嗓子,虽然面色有些不悦,却不见人发作,一个个紧着眉头,落入苦思之中。

是安逸的混日了,终老此生?或是求取仙缘,搏命一击?

两种思想缠绕着众人,相互焦灼着。

“人死鸟朝天,不死万万年!小爷我干了!”正当场面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安静之时,李姓青年突然猛拍桌子道。

有一就有二,收到李姓青年感染,不少人相继奋起,不甘落后。当然亦有一些年岁较大,拖家带口的人面含苦色的摇头叹服,最后托着沉重的步子一一离去。

“仙长,我等一十八人愿意舍命求取仙缘,还请仙长不吝赐下!”王二点了点余下众人,转身对着马昌奇拜下道。

“还请仙长不吝赐仙缘!”余下十七人有样学样道。

马昌奇受了一拜,却不见言语,只皱着眉盯着一角。

见马昌奇半晌没有反应,王二装着胆子抬头,顺着马昌奇的眼神,看向那一角。

只见,一十五六岁的俊朗少年,轻轻的靠着椅子上,逗弄着一只巴掌大的小黑鸟,对面是一二八年华的少女,抱着一只大碗正有气无力的扒着饭食。

这二人正是秦不凡与繁如,本已有意退去,却不想被众人言论引起了兴趣,左右无事,也便不急着退去,留下听听也好!

这一听,便是不得了,尤其是马昌奇口中道出自己之时,心中更是翻起巨浪。

“这位公子,我等有要事商讨,还请移步!”王二三步并做两步,走至秦不凡身前道。

“要事?”秦不凡嘴角轻笑,斜目而视,盯着王二道“王二当家的,这仙缘小爷我可是羡慕的紧啊,不若算上小爷一个?”

“这?”王二闻言,有意拒绝,却又有些说不出口,毕竟这所为的仙缘自己都还等着马昌奇赐下,又怎么去拒绝,而下意识又不愿秦不凡加入进来,毕竟少一个人自己就多一分机会。

“相遇即是缘分,你若有意便一起来听听吧!”王二正摇摆不定间,马昌奇开口道。

“嘿嘿!看人家仙人多大度。”秦不凡拍了拍王二肩膀,嘿嘿笑道,那嘴脸真是让人看了便忍不住的想踩上几下。

秦不凡却是不以为意,对于众人几欲喷火的目光视若无睹,既然要装那自然是装的像一点好。

山河易转,灵溪宗出了个绝世天才的消息,就像一滴冷水,落入了一锅热油一般,天下沸腾!

凌绝山上,在哪最高的绝颠之上,立着两道人影,却因云气弥漫,见不得真容。

“良才啊!这次你做的很不好!”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,刹时间,漫天云雾涌动,化作一条龙蛇冲向安良才。

“噗!”

被龙蛇撞击的安良才身躯猛地一震,猛地吐出一口鲜血,面色瞬间变得惨白,身上气息起伏不定,竟然有境界跌落之嫌。

“你且去寻到他,暗中看护一二便可。若没有老家伙出手,你也莫要插手!”清冷声音再次响起,听不出年岁,却透着苍桑。

“生死局面亦不出手?”安良才抬起头,有些敬畏的望着眼前这人的背影,言语忐忑的问道。

“若连同阶都不能横推的超级天才,要来何用?让本座亲手拍死他吗?”冷清声音略带讥讽道。

天才!这世上最不缺的便是天才,即便是超级天才也不能使其正视一眼,以其纵横一生的时光中,见过无数天才,然而陨落的同样不计其数,最后能够活下来的却渺渺无几。

“尊宗主令!”安良才眼角一颤,看了一眼云雾中那人背影,神态恭敬的退下。

“超级天才?只是可惜了,生在了这个时代。”安良才退下去许久之后,云雾中的声音才再次响起,言语中尽是感慨之意。

赵国北地,风雪飘洒,万里山河皆化作一片雪白。

“呼呼!”北风凄厉的呼啸着,如同地狱恶鬼在呼喊。咯吱咯吱声由远而近,这是雪地被踩压发出的控诉。

一个人影渐渐露出一道模糊的轮廓,其形状看上去颇为壮硕,风雪贴在他的脸颊上,掩盖住那最后一丝的稚嫩,让其看上去更显几分冷峻。

人影走着走着突然停了下来,抬头望了一眼雪花飘洒的天空,又埋下了头,提着一柄爬满了冰渣子的铁枪,机械的迈着步子,消失在了白茫茫的风雪中。

只留下一串殷红的脚印,被一点点掩盖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