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四夜:虾仁蒸饺

深夜大排档 筛影子 1663 字 6天前

“嗒――”

明亮到刺眼的灯光亮了起来,站在屋子里的男人不适的闭了闭眼。

伸手揉了揉隐隐作痛的太阳穴,男人慢慢的呼出一口气。

他真的是有些心累,莫名的觉得他父母实在太过无理取闹。

再生一个?得了吧,他有了一个孩子已经很满足了。

“爸爸……”

听到声音的男人回头,看见了今年五岁还在上幼儿园的女儿。

她穿着一件带着猫咪耳朵和印花的棉睡衣,脚上是浅粉色的猫耳朵拖鞋,整个人看起来软软的像棉花糖。

男人努力放松自己皱着的眉头缓和了脸色,期待这样能让自己看起来轻松温和一些,“曦曦,是不是爸爸吵醒你了?”

站在角落里的小女孩跑了过来抱住了男人的腿,小小声的说道:“没有。”

“那是不是起来上厕所呀?”男人弯腰伸手摸了摸女孩的头,毛茸茸的像只小奶猫,前两天小丫头就说想养一只猫,明天就去给她卖吧,男人这么想着。

“不是……”女孩把脸埋在男人的裤腿上蹭了蹭。

男人觉得腿上有点湿润。

“乖啊,去睡觉,不好好睡觉就不漂亮了。”男人绞尽脑汁的哄着自家小姑娘去睡觉,往常他下班回家自家小丫头早睡着了。

“不要……”

女孩紧了紧抱着男人大腿的双手,一张脸埋在他的裤腿上不愿意抬起来。

“听话啊,你不是说明天要和小朋友一起去玩嘛?不好好睡觉没有精神就玩不了了。”

男人正苦口婆心的劝着自家闺女去睡觉,就听见了这么一句话:“爸爸……你和妈妈,是不是不要我了?”

说到最后小姑娘的声音里满满的都是难过和哽咽。

男人一愣,“谁说的?”

他和他妈妈怎么可能不要她?

“我,嗝……我听,听见,嗝,了的……你和……和妈,嗝,妈……吵架,吵架嗝,的时候……嗝,说的。”

小姑娘边哭边说还不停的打着嗝。

男人有些心疼,伸手轻轻的拍着女儿的背给她顺气。

自家丫头从出生到现在还是第一次撞见他和她妈妈吵架,这是被吓着了。

同时,他也有点哭笑不得,这丫头抱着他腿哭,还把眼泪鼻涕全擦他裤腿上了。

男人张了张嘴,不知道怎么说好,他有些尴尬:“怎么会,爸爸妈妈这么喜欢曦曦,不会不要曦曦的,乖啊,去睡觉吧。”

“真的?”

小姑娘这才抬头小心翼翼的看着男人,疑惑的问道。

男人摸着小姑娘的头发,“真的。”

“嗯……爸爸,我去睡觉啦。”

小姑娘听到男人的肯定,也不哭了,低头在男人裤子上找了块干净的地方把脸蹭干。

男人看着女儿的举动也没生气,只是又带着她重新洗了一把脸。

在把女儿带回房间看着她睡下后,男人关上门关上灯走到阳台,摸黑摸出了身上带着的烟盒和打火机。

然而,打了几次打火机都没有点燃,男人烦躁的锤了一下窗台,又怕吵醒刚刚睡下的女儿。

最后他只是叼着没有点燃的烟吹着夜风静静的凝视着窗外的黑夜。

他想不明白事情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,日子安安稳稳的过着也很不错啊,不过双方父母都在拖后腿就难说了。

离婚么……

“咔哒――”钥匙转动的声音在寂静的黑夜里响起,门外声控灯灯光里的女人抬头就看见了站在阳台上的男人。

他们一家住的屋子太小了,一眼就能看见阳台。

男人听见声音转头看向了女人。

女人走进门关门,径直走进了阳台。

“曦曦睡了么。”

“刚睡着。”

听见男人的回答女人松了口气,她这时候赶回来就是担心小丫头不睡觉。

“真的决定离婚么。”

男人转头继续看着窗外。

“嗯,对你我都好,不必互相折磨两看相厌,而且……”

女人说到这顿了顿,“我俩的父母那边……”

女人的言下之意男人懂,一直被家中父母迫逼着走到现在两个人都是十分心力憔悴的,“曦曦怎么办。”

“曦曦初中前先呆你这边吧,我刚换工作一时忙不过来。”

女人想了一会儿说道。

随后,她又叹了口气,“唉……早知道这么舍不得,当初就不该顶不住去做受孕。”

“离婚之后你打算怎么办?”

男人转头看了她一眼,当初同意生孩子的可是她。

“得过且过吧。”

女人随意摆了摆手。

男人叼着未点燃的烟,笑了,“还是朋友?”

“嗯,当然。”

“曦曦那边先别让她知道,我工作调动要去海市,父母那边也瞒着,等我们两地分居之后再和他们说离婚这事儿也容易接受,反弹不会那么大。”

“也是,你还有几个神助攻姐妹呢。”

男人突然笑出了声来。

“呲,她们那几个就是见不得我的日子过得比她们舒服,眼红可不就得可劲作妖么。”

女人在黑暗的遮掩中翻了个大大的白眼,她家那几个姐妹没一个省心的。

一想起她那几个姐妹就来气,女人伸手问男人,“有烟么?”

“有,你什么时候抽烟了?”

男人摸出了烟盒递给了女人。

“以前一直抽,不是为了曦曦我不会戒的。”

女人熟练的抽出一根烟塞进嘴里。

“打火机呢?”

“坏了。”

男人接回烟盒随手放在了窗台上。

女人觉得有些可惜,从准备怀孕到现在她有五年没抽过烟了,“算,我就闻闻味儿。”

“想想也是神奇,我们居然就这么在一起呆了五年。”

“是啊……五年。”

男人转身背靠着阳台,看向一片漆黑的室内。

“五年时间你后悔么?”

男人有些好奇的问道。

“后悔也不后悔。”

女人拿下烟捏在指尖搓了搓,“我们这样的人这个社会容得下,父母们却不能忍。”

幸好她遇见的是现在这个男人,不然日子一定会可悲。

“我知道……和你认识前我才从病院出来,我父母觉得这是病。”

男人想起了曾经的日子,他那时候实在是怕了才同意去相亲的。

“抱歉。”

“没什么,我也是违背了自己的内心,还好你和我一样。”

男人觉得这没什么好道歉的,如果女人是个普通人他绝对会比现在更加良心不安,幸好。

“哼,幸好我们俩是同一类人。”

女人哼笑。

“五年啊……”

五年的日子一点也不短暂。

“曦曦说听见我俩吵架了,问我我们是不是不要她了。”

男人转头看向淹没在黑暗中的女人。

“小丫头就和你亲。”

女人突然有些嫉妒,她家姑娘什么都喜欢和她爸爸说,反而有点怕她。

“谁让你一天天的就喜欢逗她。”

男人往后仰了仰头有些得意于女儿亲近自己。

“生了孩子不拿来玩有什么意义。”

“算了说不过你。”

男人听了女人的回答一时哑口无言。

“有了新对象记得带给我看看。”

女人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。

“怎么?”

“好奇啊。”

此后又是一阵沉默,两个人之间没什么太多想聊的,五年时间他们除了女儿和在父母面前装装样子一直都比较客气。

“会不会对不起曦曦?”

男人有些担心他们的女儿不能接受。

“有什么对不起的,我们依旧是她的父母我们依旧爱着她,只是各自有了新的喜欢的人。”

“曦曦还小,等她大了再慢慢解释给她听吧。”男人一想也是,小姑娘还小呢,才五岁用不着来操心这个,小丫头每天高高兴兴的才是。

“晚饭的时候吵架了都没好好吃饭,你饿么?”男人的胃有些抽搐,他饿了。

女人从一直挎在肩上的包里拿出手机点开,十点四十二。

“饿过劲了没什么感觉。”

“多少还是吃点。”男人劝她。

女人点头,“行,家里有什么吃的?”

“我爸妈他们回去的时候把饭菜都带走了,冰箱里还剩几个鸡蛋和曦曦的牛奶。”

“哼,我不就是不想生二胎么,那么想再要一个孙子干嘛不让你大哥他们去生,曦曦哪里不好了?”

“呵,我爸妈说大哥大嫂工作忙没时间。”男人有些头大。

“我就有时间了?偏心就偏心,找什么借口。”

“走吧,我们出去吃,动静小点曦曦在睡觉。”男人拿回窗台上的烟盒往门口走去。

女人把捏在指尖的烟塞进了口袋,“行,我去看下曦曦。”

确认过自家小丫头在房间里睡得正香后,女人和男人并肩走出了家门。

“这么晚了吃什么?”女人摸出手机看了看,这个点也不知道吃些什么好。

男人下班比较晚,每次回家前都会在外面吃过了宵夜再回去。

“小区西门出口的那家大排档味道不错。”男人走在前头带路。

女人在这住了五年从来没去过西门也不知道那里有家大排档。

等两人到了大排档时,外面的座位上还坐了好几桌人。

男人问女人:“你吃什么?”

“这有什么好吃的?我不挑。”女人看着大排档的环境并不觉得这里的东西有多好吃。

“那行,我就随便点了。”

“老板,还有蒸饺么?”

正忙活着炒菜的霍白一抬头就看见了经常来大排档吃宵夜的男人,男人身后跟着一名单肩挎着橘红色皮包化着精致妆容,穿着套裙的女人。

“有,虾仁香菇的。”

“那就来六笼,五笼这里吃一笼打包带走。”虾仁香菇自家女儿喜欢带上一笼回去,明天给她当早饭,男人这么想着。

霍白手下动作不停,“行,你们先去坐着马上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