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九章爆发!(第一更!)

子夜殿主 造梦夕阳 1111 字 6天前

“虽然看得出来你是天界真神,但是这虚武界的规则你也是知道的,这东西想要拿回去,你一个小小的丫头恐怕还没有这个资格。”

这太荒穷奇此言已经表明自己的态度,也显然,任何世界上都是有类似于无赖的东西。

天之羽这种强大的修炼之物,想让它拱手奉上,似乎没办法用嘴来说。

“无德无信,灵界生灵若都是你这个样子,那我也只得动用手段了。”

这玄衣少女自然听出穷奇话中的意思,怒言之间,便是陡然释放无数流光一般的元灵,徐徐注入这天空的巨阵之中,瞬息之间便汇集无数的力量。

形成一道华丽的白银色金属异兽,双翼陡然拍动,便是与这穷奇重重的硬碰。

双方彼此交触,直接搅动了一处天地,无数风云滚动,打得地动山摇。

就连夜衡也能够猜出,这个叫做赤翎霏羽的天神,其真实阶位可能比这太荒穷奇都要高上一线,眼下虽然被虚武界的规则封锁了力量,但是至少也能够爆发出真武境的力量,再加上这些超高阶灵器脉械之术的辅助,其实力恐怕短暂时间连尘圣境强者都可一战。

层层凶悍的能量劲风夹杂散逸此片天地的脉械之力,汹涌于此片天地之间,令得夜衡都是不得不被迫抵挡一些能量余波。

也能够感应到,这个神秘天神在光光在脉械师上的造诣,恐怕就已经达到了五阶脉械师,脉械师的境界由低至高,分为一至十阶脉械师,若是根据力量来与武者对应的话,那么就是尘圣境界的强者。

也就是说,赤翎霏羽此时完全在使用脉械师的脉灵与这穷奇相战,所以胜负未知。

但是血鹏对于时局的判断往往具有决定性的帮助。

“这个天神固然实力强大,但是缺少实战经验,若是被这灵兽近了身,将会是毁灭性的打击。”话语方才落下。

只见这太荒穷奇直接不顾众多脉灵将自己庞大的身躯创伤,瞬间便是一跃而起,朝向那天空之上的身形飞掠而起。

“脉械之力,凝!”

玄衣少女身前的虚空一震,铛铛铛,瞬间闪现几道白银巨盾,透露金属光泽的盾身坚硬无比,绝不是寻常攻势能够轻易破除之物。

轰轰轰!

但是正是这等坚硬无比的防御,却被这穷奇不顾代价的攻势瞬间破除,狰狞的巨口在这天神凝重的面孔前打开,粘稠的涎水粘连而起,随后被汹涌无穷的血炎瞬间占据。

一把喷射而出,直接令天地之间温度都是升高了许多。

这天神凭借最后的一丝力量挡住了这致命的火焰,但是却不料这太荒穷奇,一声巨吼,滚滚音波直接令得八方震颤。

趁这少女神智一阵烈痛之时,单爪重重拍下。

直接令得玄衣人瞬间倒射而出。

夜衡惊讶的起身,但不是因为神仙被痛虐的缘故,而因为,这少女倒射的方向怎么恰恰是自己这边!?这要暴露的啊!

“运气这么不好!”被迫将这个一身鲜血的玄衣少女揽入怀中。

夜衡一阵眩晕,短短的几天内,自己就从这太荒穷奇的领地内救下了两个妹纸,这是上天的礼包还是炸弹啊?

“好小子,当初正是你从我手里救下了我的猎物,今天又来抢我的食物,看来,今日要让你去和阎王喝杯茶啊!”

太荒穷奇暴怒无比,瞬间便是发现了夜衡,獠牙毕露。

“阎王那里可没茶,要不你先下去通知他进点货?”

夜衡一面说着看似无用的话语,但是却直接在身后点燃了一双能量血翼,双翼陡然拍打,带着玄衣人暴射向远方。

毕竟是一个当初帮过自己的人,自己怎么能眼睁睁看着她被吞噬呢?

夜衡身形急速消失在黄昏之中,这太荒穷奇倒并不着急追捕,周身汹涌无穷的荒火缠绕身躯之上,直接形成数双火焰巨翼,爆吼。

“人类小儿,给本圣纳命来!”

夜衡汗颜,自然没有料到,这大家伙真的会追过来,从身后越发炎热的火焰温度可以判断,这只大家伙在以可怕至极的手段接近自己!

不出十秒,自己就会被这火焰吞噬。

“纳命你个球,血鹏,还不现身!”夜衡全力运转天枢,速度瞬间增快的时刻,更是唤出了血鹏的名字。

虽然并没有见过后者出手,但是和血鹏共存一体的他却能够感应到,血鹏的全盛状态一定能够拍平一切!这是不需要理由的自信!

“飞远些,别震死你。”

血鹏此时现身在夜衡的身前,双肩上修长的血羽随风飒动,若冰石般的说道。

“拜托了老朋友!”夜衡在其身前停滞数息,随后瞬间飞离于此。

自己目前不是从前的万尊强者,这种层次的对抗,自己还远没法参与,除了撤离,自己没有其他的作用。

但是也能够借助子夜魔瞳的力量看到,此时的血鹏却犹若魔神遥立虚空,周身霸道如虹的血气肆虐于此片天地之间,其中夹杂华丽的血羽,诡异无比。

“停下来,否则你可能会死。”

血鹏一向话不多,一叶狰狞化的血羽挡下这太荒穷奇,沉声道。

“嚣张的魔人,在这虚武界内,即便连魔族也救不了你一丝!”太荒穷奇周身火焰瞬间化为赤紫色彩,令得空间扭动,别透一种熊熊汹涌的质感,诡异无比。

“虽然不知道你为何会将我说成魔族之人,但是我只能说,你这一次惹错了对手!”

无视迎面而来的熊熊火焰,血鹏周遭天地间血色的飞羽无声间增长,瞬间便是将血鹏的身形包裹,旋转而起,无限分身,庞大的血羽群落便是冲击向此片天地,直接将万丈内的天地完全占据。

从外界观看,你会发现,一道由无数黑羽包裹而起的球形牢笼浮空而立,徐徐旋转于此片天地,其中透露出无数血色的经文,神秘无比。

“羽囚术?”此时的太荒穷奇兽瞳微缩,它活了上千年,自然听说过这等可怕的手段。

无声无形,抹杀一切,除了那个男人,根本没有第二人能够施展出来!

“虽然我也不知道我为何会使用这等手段,但是我知道,我很强大,一切和我们作对的人,必须。”

“死!”

血鹏周身的血羽夹杂无穷的血色力量,瞬间便是直接将一道狰狞的血羽龙钩织而成,狰狞盘踞此片天地,足有万丈之狰狞!

……未完待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