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一章:比试

格斗场,黄字场上,依稀矗立着两人,一左一右立于台上两端。

位于左端之人是一名红发少年,名为肖武,年龄约莫在十六、七岁左右,样貌朴素,左额之上还有着一道疤痕,是一次任务中受伤所致。

位于右端之人是一名蓝发少年,名为陆天行,年龄同肖武相差无二,样貌却与其截然相反,陆天行凭借着俊俏的脸庞加上他那‘特有的’处事不惊的冰冷神情,令他颇有几分异性缘。

陆天行神情自若的立于黄字场的右侧,似是根本没有将肖武放在眼里一般,神色自然的自格斗场中一扫而过,最后方才停留在肖武身上,嘴角微微上扬,眼神中充满着蔑视。

肖武犹如未视一般,神情毫无波动,悄然调动着体内的灵力,微微上前一步。

望着迎面而立全身萦绕着红色灵力的肖武,陆天行的身形不为所动,可体内的灵力却是极速调动而出,于手中涌现,随后逐渐萦绕全身。

两股磅礴的灵力于左右两端相互对峙着。

陆天行似是有些耐不住性子,自灵力裹挟全身之时,脚掌猛踏地面,借助力势腾空而起,十指极速变换,数息间,手中结成印势,在印结成的那一刹那,那人手中灵力极速涌聚,与身前凝聚成一把蓝色的长剑,冰晶剔透,在阳光下有些耀眼,那人手持蓝色冰剑,直逼对面之人而去。

望着身形逐渐逼近的蓝发少年,红发少年右腿往后退了一步,身形微微向前倾斜,双臂挥舞,一副迫不及待的模样。

右腿之上竟燃起了一团烈焰,望着近在咫尺的蓝发少年,眼看冰剑就要触及的胸膛,红发少年不急不缓的往旁轻侧,右腿猛然发力,挥至空中与冰剑对碰,触碰的那一刹那,升起了一缕白雾,冰剑融化,火焰消散,二人身形皆是往后退了两步。

姬阳望着打斗如儿戏的二人,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,二人虽灵力雄厚,可没实际的战斗技巧,若真是到了生死悠关之际,空有一身灵力不会使用,等待的就只有死亡。

姬阳瞧得台上的二人,轻耸了耸肩,刚欲准备去场中的二层和三层逛逛,转身之际便瞧得格斗场一层的走廊上零星矗立着数十人,很显然是被台上二人所吸引过来的。

姬阳为避免麻烦,尽量避开那些人,前行之际左右环视四周,却无意中看到台上的二人再一次交手了,姬阳微微顿下脚步,随意的扫了一眼之后,再度迈步离去。

“嘿!兄弟,认识那两人么?”

姬阳迈步之际,身后传来一道陌生的声音,姬阳缓缓停步,转身望向那名少年面露一丝疑惑之色,顺着少年手指的方向望去,却看到了黄字场上的红发少年,姬阳面色淡然的摇了摇头。

“这你都不认识?他可是天锋公会出了名的格斗王‘肖武’,连战六十四场无一败绩,厉害吧?”

听得少年所说,姬阳‘不置可否’的点了点头,不作言语。

“和他对战的那位,可是一位名人!灵门公会出了名的花王‘陆天行’,本身实力不错,可惜成天混在女人堆里,见到美女就表白,没个男人样,我们男人的脸都被他丢光了!”

姬阳似是突然兴致全无,淡淡的看了少年一眼,瞧得其有话却又欲言又止的模样,当即也是不再迟疑,转身离去。

……

陆天行正落至半空,在空中微正身形,脚踏虚空,自脚下灵力涌动,凝聚成一面冰镜,陆天行猛然一踏,顺势减少了后退的力度,借此一踏腾空,再次逼近肖武。

陆天行身至半空,十指极速变换,在印势结成的那一刹那,周身灵力极速凝聚,自陆天行的身前瞬间凝聚成一条近十丈的冰龙。

化形:祭龙!

冰龙宛如活物一般,仰天一阵龙吟,身形自空中涌动,直奔肖武而去。

冰龙速度极快,紧紧数息间便到了肖武的身前,肖武尚未反应过来,冰龙便近在咫尺,几乎是条件反射般,将体内的灵力尽数聚于喉中,朝着冰龙张嘴,从口中喷出数丈高的火焰,将冰龙尽数包裹其中。

一息,二息,三息!

最终肖武因氧气不足,脸色涨红的被迫停止,待火焰消失的那一刹那,空中的冰龙,已然静止,纹丝不动,顷刻间化作无数冰晶,在空中裂开,最后全都化作了白雾。

“肖武,你不行了!”

陆天行单膝跪地而落,微微站立起身子,望着满脸涨红的肖武,不经出言挑衅道。

陆天行与肖武之所以认识,是肖武喜欢上了灵门公会中的一人,而那喜欢的那人恰巧正是陆天行数次无果的女神,二人互相视作‘情敌’,每次见面都会比试一番,其实二人实力相差不多,每次皆是平局收手,只是这一次肖武好像有些发挥失常。

“一个一天到晚只知道想女人的人,还好意思说我!”

肖武屈身,捂着喉咙微微咳嗽了两声,立起身子指着陆天行,怒声喝道。

“哥纯粹只是欣赏,你可不要污蔑我,这话要是被我家女王听到了,非削死我不可。”闻言,陆天行长笑一声,半响之后,神情稍作收敛,轻撇了肖武一眼,故作紧张的说道。

“什么你家女王?说清楚!”听得陆天行所语,肖武的暴脾气顿时涌了上来,阔步上前,神情阴冷的瞪了陆天行一眼,喝道。

“笑话,难道我灵门女王还和你天锋有关系不成?你也不撒泡尿照照,自己什么德行!”

陆天行丝毫没有将肖武放在眼里一般,面露一丝讽刺之意的摆了摆手,冷声说道。

“陆!天!行!”

陆天行所言字字诛心,他最在意的便是别人说他的外貌,尤其是在陆天行的口中说出,对他来说已经不能说是侮辱了,而是赤裸裸的嘲讽。

嘲讽声入耳,肖武怒视着陆天行,咬牙切齿的喊道。

“你看你这暴脾气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