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六章 暗杀

齐遥像是一个犯了错的小孩低下头,随后连忙抬起,狂甩。

叶知秋看着她这幅可爱模样,真的像是个孩子,心中多出一种古怪的感受。

不过他也并不想责怪齐遥,毕竟她又不该他欠他什么,可是这幅样子可爱的过分,让他都不知道说些什么了。

最后只好提出自己的想法。“你还有没有多摘一颗之类的啊,我有点饿。”

叶知秋面对那果实的清香淡雅,让他心神舒畅,虽然样子古怪,但是仅仅味道流传出来就让他心神震颤了。

这果实似乎除了长得古怪,但是其中像是蕴含了巨大的灵气。

齐遥又一次的剧烈摇了摇头,还以为叶知秋其实只是在哄骗她呢。

结果叶知秋只得无奈的扭过身躯,耸了耸肩,随后在前方带路。

顺便从身上取下符咒,其中化形的古怪翅膀也随之消失,心中的一份负担终于放下。

胸前长着两个翅膀越发诡异,看的他都触目心惊,好在一切都是幻象罢了。

卸去负担之后,齐遥在后方蠢蠢欲动,轻戳他的背后,随后笑盈盈的手中捧着五颗饱满的果实。

形态一模一样,像是精心挑好一般,摆在齐遥的怀里。

“小弟你饿了就吃吧,先说好,不许怪我乱跑。”齐遥轻呵。

啥?叶知秋心中生出古怪,大姐您老什么时候出去的他都丝毫不知,更别说手中怎么就突然多出了五颗一模一样的血色果实。

叶知秋不得不重新打量一番眼前的女人,她的实力古怪的有些过分,莫非真的是符咒的特殊能力?比如符咒自行采摘带了回来。

叶知秋摇了摇头,想不清楚索性不想,反正齐遥那么可爱不会害他吧。

接过果实之后,两人停在一处荒芜的空地,其中一座深坑百丈距离。

叶知秋席地而坐,开口道谢。

盯着这样一种古怪的果实,像是握着一个心脏在手中,有规律的波动跳着。

心中有所芥蒂,但是一想到他自己都不知道多久没吃过饭了,顿时生出一种饥肠辘辘的感觉,随后张嘴一口咬在上面。

仔细想来,错过了第一次进入此界的机会,已经算是一个月了,而之前还要等待三个月的时间呢。

这样想来,他竟然足足四个多月没有吃过东西。

还好饥饿可以通过元力支撑,若是不然,他怕是将会活活饿死过去,更别提什么调查毒雾了。

这么想着,吞下血色果实也就没有了太多的负担。

入口清新的口感让他体外勃发出灵气,竟是灵气浓郁的无法完全吸收,这种沉浸在海洋为之沐浴的感觉太过舒爽。

虽是血色,但是并没有一丝的血腥味,口感极佳。

但是效果貌似除了增长灵气并无其他。

灵气入体,温暖食道,饥饿感渐渐散去,囫囵吞下两颗竟是说什么也吃不下去了,最后脸上露出满足的表情。

“你知道这果实是怎么种出来的吗?”齐遥突然之间疑神疑鬼的说道。

叶知秋摇了摇头,强烈的表示。“别说,我不听。”

他深刻的明白这种话语此时代表着什么,光是看着果实就已经十分恶心了,但是口感还算可以,反正吃都吃了,还管他怎么种植的。

因为一旦真的知道,若是自己不能接受,还能吐了不成?徒增恶心罢了。

叶知秋无奈的扫视了一眼她,随后再次启程。

必须寻到一处安全之所。

叶知秋看着齐遥不知用何种手段收起了那奇异的果实,眼中吐露清纯。

忽然之间感觉自己身上的责任更重了一些,一定要找到能够躲藏的位置,不然的话怕是要被这个女人活活坑死。

路上随意走了两三步,刚刚前行不足几分钟,就摘了果子,这要是有什么危险,估计都会被牵扯进来。

两道身影在这新颖世界寻摸半天,竟是没有见到一个人影。

两者速度极快,穿梭过各种古怪的地方,尼泊沼泽,火焰山川,烈风嘶吼的峡谷,无人地带的碎石大阵。

但是都特么的有一点特征,什么灵宝没有不说,还都危险无比,根本不适合居住啊。

两人初入此界日头当空,如今日落而下,灰尘的夜空渐渐升起。

五彩缤纷的星星如同一道道山头摆在眼前,硕大无比。

两人坐在草地之上,一人捧着一个果实细细品尝,总感觉画风哪里有些不对。

不是应该寻宝探险,此时怎么像是,蜜月旅行?

叶知秋扭头看向坐在身体一侧的齐遥,手中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张符咒。

符咒风中轻轻摇曳,像是随时都会破灭。

“怎么了?”叶知秋疑问。

齐遥手指放在嘴前,小声笔画,示意他小声一些。

“有人。”齐遥小声言语道。

叶知秋感觉有点看不穿齐遥了,这个女人到底什么实力和身份,好像远远超出自己想想。

他神觉调动,金丹崔发出最大力度,但是就是无法感受到身体哪个方位有着刺痛,根本无法得知究竟什么地方有着危险。

按照道理来讲,若是有人盯上他,对他生出一丝的恶意,身体多少都会有些反应。

但是现在丝毫没有反应,而齐遥却能看穿,让他不解。

说齐遥装神弄鬼他有些不信,所以现在他们怕是真的被人盯上了。

渐渐的,叶知秋身上出现恶寒,竟然真的生出了一种被人盯上的感觉。

就在脖子后方,不等他扭过头来,齐遥来到近前,一把将他抱住,手指在脖子后方划过。

一道浅薄的口子从中撕开,叶知秋身体超强的治愈能力此刻体现开来,那样细微的口子瞬间就被治愈。

齐遥撤回身体,手指之间夹着一棵微小的的虫子,如发丝一般大小。

叶知秋看着那细微的虫子,隐约记得,在哪里见过。

是了,在那骷髅粉碎之后曾经见过。

此时出现在齐遥的手中,让他心中低落谷底,这个虫子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攀爬到了他的身上。

“来了就现身吧。”齐遥朝着一个方位缓缓说道。

一道身影从暗中消失而去,并没打算就这样出来,而是飘出一句轻语。“好自为之吧。”

声音森冷,缥缈不定,寻不到所在位置,随后渐渐归于平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