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一十七章:修仙道的现状

“是有一些事情。”风栾的脸上有了几分凝重之色,“不远处的一处山崖出现了一些空间裂缝,有几个人栽了进去,怕是凶多吉少,修道一脉上的人都聚集南方基地,想要探个究竟。”

原来此时空间裂缝已经出现了?!

沈宴之眉头一紧,心头有些不安。

“沈先生既然到了,明日的大会还希望能到场,与诸位道友共同商议一番。”

沈宴之点点头,将事情应了下来。

风栾让随侍拿着几人的身份证去登记,再回来的时候事情已经办妥了,车辆跟着风栾的车子一起进了南方基地。

等到傍晚的时候,南方基地的上层都知道沈宴之回来的消息了。

此时他正处在一个干净的庭院里,边上汇集的是修仙一道上的道友,因着沈宴之在炼丹一道上的本事,对他十分的敬重,言语之间皆成一声沈先生。

“我等只知道这裂缝是空间扭曲造成的,跌入此处的人估计难以活命。”这些人商量来商量去,都觉得这个地方不是什么好地方,估计还存着着危险,想着怎么将其回毁了。

“不知道沈先生对这个空间裂缝有什么见解?!”边上的人问沈宴之。

沈宴之摇头,“我才刚刚回来,碰巧遇上了这个事情罢了,还真的不明白这其中的缘由。”

他不过是算准了时间差不多回来的,对于这个空间裂缝,还真是什么都不清楚。

“我曾看过先辈的记载,这种东西来路甚是蹊跷,不过这裂缝确实一日一日地变大,若不处置得当,日后恐怕有大祸啊!”

“你说,这空间裂缝,去通往哪里?!”沈宴之突然问了一句。

“这个我等就不知了。”那人抚着胡子摇头,“先辈记载着,这世间有诸多的世界,这空间裂缝么,可能是通向某一个固定的世界,也可能是一个错乱的空间叠层。”

也就是说,他就算是进去了,与前世的裂缝若是有差异,那么去到的地方很有可能不是修仙界了。

沈宴之的心沉了下来。

“不知道沈先生对裂缝有什么处置的方式,不能再让裂缝扩张下去了,不然的话,我们这个世界将会面临灭顶之灾。”

一行人讨论到了黄昏日下,还是没有结果,故各自散去,沈宴之带着思无邪和阿夙去了风栾为他安排的院子里住着,刚刚到了晚饭的时候,邱爷刘长德张诚野等人便过来了,这一行七八个人,都是熟人。

“我说你很不仗义啊,来了这里也不和我们说一声,可真是没把我们当兄弟。”邱爷伸手拍着他的肩膀,哈哈大笑。

这一年来邱爷瘦了许多,又是身居高位,威严和气势一下子上来了,与往昔有着翻天覆地的变化,说是胖子逆袭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也不为过,没错,邱爷这大老爷结婚了,娶了一个娇美的像花一样的姑娘,刘长德一家团圆,张诚野也重新娶了老婆。

往日的事情还记得,往后的日子还在过,不如早日安定下来,告慰逝去的亲人。

说起来也有两件神奇的事情,燕北寒不知道如何与赵如瑟看对眼了,两人成了做了夫妻,而燕北雪最近与王铮似乎好事将近,这些都是好事。

沈宴之让厨娘加几道菜,然后请大家坐下来一边吃一边聊天,说着一些基地发生的事情。

沈宴之对此并不是很在意,这不过也仗着谢谢人口才好啊,说得场子上的气氛好得不能再好,一如当年他们一起共患难的时候。

“你和无邪,现在到底怎样了?!”邱爷找了个空闲,拉着沈宴之到院子里说话,他现在春风得意,说话都是轻飘飘的。

“我与她,还算不错。”沈宴之点头,抬眼看向远处的天空,此时天空的星辰璀璨,似有一颗流星划过。

“那你有没有.....你们有没有一起睡觉?!”

“......”

“也就是说没有了!”邱爷合掌拍了一下,“唉,我说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啊,你该不会真的....对女人没兴趣吧......”

沈老大深深地看了他一眼,嘴唇抿紧,“你想多了,我与她的修为都未至金丹,这事情不大妥当。”

邱爷当场都有一种脑抽风的感觉,我说你至于么,不就是泡了一个妹子吧,这妹子在你身边这么久了,你竟然还没采,还找借口,简直不是男人。

“你修的这个我还没见过,讲真,要是做修士要像你这样清心寡欲的,那还修个鬼,而且,老子特么的也没见到那群修士如何的清心寡欲!”

沈宴之转头看向他。

邱爷心生惴惴,然后道,“我说的是事实吧,无邪她...她喜欢你,也是挺可怜的,你虽然吧,很不错,很强大很厉害,长得也是英俊潇洒,往街上一站,回头率那是百分百,可是主要是太清心寡欲了,你这样,人家会以为在你心里一点儿也不在意她的......”

“一年多没见,你倒是突然变成了情圣了。”

“当然,在这点上我可比你强多了,好歹我现在老婆是抱在怀里的!”邱爷轻哼了一声,“我一直都算不准无邪在你心中有多少的份量,你是真的喜欢她还是假的喜欢她。”

“这很重要么?!”

“自然,若是你喜欢她,那就好好待她啊,也不需要如何,做一对寻常的夫妻就好,若是不喜欢,那就早早地说明白,免得她一直这样子在你身边等你,万一那一天,你碰到了一个让你心动的女孩,然后她又该怎么办。”

“你觉得会有这样的一个人?!”沈宴之反问。

“总会有的,到时候你就会发现耳边有个声音对你说,看啊,这就是上帝抽走你的那一根肋骨!”

沈老大笑了起来,“你这话实在是太荒谬了,第一我从来不相信我还会对某个姑娘上心,第二,我修的是仙道,不信你的上帝。”

说罢他便转身离去,噎得邱爷脸色通红,站在原地远远地喊了一句。

“总之呢,你要将我说的话放在心里,做兄弟的,也希望你能活得高兴些!”说道这里,他有觉得自己太煽情了,又道,“别总冷淡着一张脸,老子欠你钱了啊!”